-

罪魇(2)

  餐厅不远路口处,戴帽子男人躲在一个报亭后面,确信吴玥没有追来,他赶紧把手机塞进裤兜。他喘息有点急促,显然刚才险些被吴玥发现让他非常紧张。他再次偷偷看去,刚好看到吴玥和另外两个女孩从餐厅出来,三人有说有笑正在过马路。

  男人目不转睛盯着远处吴玥的身影,渐渐聚焦到吴玥穿着高跟鞋的脚上,他死死盯着吴玥的背影,直到吴玥走进成道大厦,男人才转头离开。路过一个煎饼摊,他买了一个煎饼,伴随着煎饼制作时的吱吱声,男人掏出手机,反复看着刚才拍摄的照片。

  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  一间昏暗的小屋里,只有电脑屏幕发出微弱的荧光。这是一间只有八九平米的小屋,墙皮已经大块大块脱落,墙上七歪八斜贴着几张报纸算是墙皮的替代物。屋里十分脏乱,除了中间桌子摆着一个电脑外,基本没有家电,地上全是泡面盒、烟头、啤酒瓶、乱丢的衣服,还有一团团卫生纸。

  屋外不时传来打牌的喊声和炒菜的炝锅声。带着帽子的男人坐在电脑前,双眼圆睁一动不动盯着电脑屏幕,屏幕上是一张被放大过的照片,照片不是很清晰,但是还是隐约能看出是一个穿着灰色高跟鞋的女人的脚。这正是男人中午在餐厅外趁吴玥吃饭时偷拍的。由于距离远,放大过后的图片已经模糊不清。男人下身赤裸,裤子和内裤扔在地上,他右手紧紧握住阴茎,喘着粗气,有节奏的撸动着。随着呼吸越来越急促,他的频率也越来越快,他将脸贴近屏幕,深处肥厚的舌头,在屏幕上狂舔,很快屏幕上出现了一道道口水的痕迹。

  “嗯!嗯!嗯!”随着几声呻吟,男人感觉一大股暖流从下体涌出,他舒服的抽动了几下,低头一看,大股白色浊液已经喷溅的到处都是,他抽了几张纸巾随便擦了擦,就闭上眼睛瘫坐在椅子上。

  “要是真能闻到舔到她的鞋和袜子,死都值了!”男人心里这样想着。

  收拾好残局,男人打开QQ,点开一个群,把这句话发到了群里,然后狠狠按下了回车键。然后他又顺便附了几张偷拍的吴玥的照片。刚起身准备穿裤子,就听到电脑“滴滴”响了一声,一看有人加他为好友,点开一看,是一个名字叫“罪魇老鬼”的人,加好友信息只有一句话:我可以帮你实现你的愿望!

  男人重新坐下,加了好友。

  “你是?”男人问。

  “我是帮你实现心愿的人。”

  “到底谁?快说!”

  “我说了,是帮你实现心愿的人。”

  “你算个屌?骗人死全家!”

  “不信?”

  “傻逼信你!滚!”

  “好吧,给你看个东西。”

  就在男人准备拉黑名单时,对方发来一个文件,是个图片,足足有7M大小。出于好奇,男人接收了文件。在她打开的一刹那,他瞬间睁大了眼睛,赶紧时间都凝固了。那张图片正是吴玥的脚,同样穿着灰色高跟鞋,但是却是一张超高清图片,他把尺寸放到到400%,还是那么清晰,清晰到可以看到脚上的青色血管。

  男人瞬间赶紧下体再次充血,他一寸一寸移动着图片,目不转睛,仿佛在欣赏莫奈或是达芬奇的名画。

  罪魇老鬼的头像再次闪动起来。

  “怎么样?相信我了吧。”

  男人不知怎么回答,过了好一会,才回复:“你说帮我,怎么帮?”

  那边也是过了好久,才回了一句话:“我可以帮你得到她,别说她的鞋和袜子,她的人你也可以得到。不过我们也得要你一样东西。”

  “什么?”

  “见面再说。”

  “怎么见面?”

  然后,对方发来一个地址和一个时间。

  “见不见随你,只有这一次机会。”

  男人还想再问什么,但是发现已经发不出去,自己好像已经被对方拉黑了。

  男人定了定神,看着屏幕上那双穿着高跟鞋的脚,再次趴到屏幕上拼命舔起来。

  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  “姐!姐!姐!这边!”隔着马路,米娜就大喊起来。朝着米娜喊的方向,一个身着警服的女孩正从马路对面朝她走来,她就是苏茜。市南区分局的年轻女刑警。

  苏茜穿一身天蓝色警服,长发盘起,戴着深色警帽。虽然穿着警察制服,但是仍难掩女孩俊秀的面容和挺拔的身材,而威严的警服无形中还给她增加了几分英气。

  “行了,喊什么喊,大老远就听见你声音了,能不能淑女点。”

  米娜一把搂住苏茜的胳膊:“姐,今天我请你吃饭吧?”

  “怎么了,这么开心?还忽然要请我吃饭?”

  米娜放开苏茜的胳膊,开始低头在包里翻弄,不一会找出几张纸递给苏茜。对着苏茜一通傻笑。

  苏茜拿过来看了看,是成道会计师事务所的offer:“哟,不错啊,录取啦。”

  “哈哈,我厉害吧,告诉你姐,我们系今年就录取了两个人,连GPA第一的那个猪头男都被刷下来了。”

  “行啊你。对了,和小姨说了没?”

  “说了说了,我妈她可高兴了。”

  苏茜把offer往后翻了翻:“这么高工资?”

  “这还高?这是应届生的薪水,还没算奖金,等升了高级会计师,估计得有这两三倍。”

  “行啊。你姐我一年的工资才顶你三个月。”

  “哈哈。那不能比,姐姐你是人民警察,除暴安良,保卫老百姓安全,这岂是可以用钱衡量的?”

  “行了,别贫了啊。”

  “走,姐,我请你吃饭吧,这附近新开了一个特好吃的傣族菜餐馆,咱去尝尝?”

  “今天可能不行了,我局里还有事,晚上有个培训。”

  “啊?姐,我今天可是大日子,这么不给面子啊。”米娜不高兴的嘟嘟着嘴。

  “好了,明天陪你吃好不好?我今天真有事。”

  “好吧,那姐你先忙。”米娜不情愿的说。

  苏茜抱歉的看了看米娜,就先回局里了。

  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  成道会议室里,吴玥和几个中层管理人员正在开会。

  “行,我觉得就按这个划分吧。对了吴玥,那个米娜是你师妹是吧?”周朝说。

  “哦,就是一个学校的,但是我高她比较多届,所以在学校也不认识。”

  “行,反正这女孩就交给你了,你多带带,AC面我对她印象很不错,思维清晰,口才也很好,我觉得是个好苗子。”

  “放心吧周总,我一定会好好培养她的。”

  “好,那就散会吧。”

  吴玥走出会议室,直接走到茶水间,打开自动咖啡机,不一会,咖啡的香气就弥漫了整个房间。吴玥一边等咖啡,一边拿出手机准备给米娜打电话,通知米娜自己将会成为她的mentor。此时她看到微信有通知,点开看到有个新人加她为好友,并问她是不是吴玥。吴玥以为是哪个老同学,就顺手通过了。

  刚刚通过,对方立即发来一条信息:“吴玥?”

  吴玥看了看他朋友圈,没有发过任何信息,于是回复到:“你好,请问哪位?”

  “我注意你很久了。”

  “?”

  “你今天穿的黑色平底鞋吧?”

  “什么意思?”吴玥有点摸不着头脑。

  “你今天是不是穿的黑色平底鞋?”

  “是啊,怎么了?”

  “你的鞋好性感,可惜没穿袜子,如果穿上丝袜会更加让人欲罢不能。”

  吴玥脸色忽然变得难看了,回复道:“神经病啊!你到底是谁?”

  “每天都看你鞋的人。”

  神经病!吴玥自言自语了一句,然后关掉微信,端上咖啡出去了。

  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  夜十点,江城市湖心花园小区的一栋一居室内,吴玥正站在镜子前吹头发。她穿着一身粉色睡衣,有点湿湿的长发,随着吹风机温暖的风扬起,十分迷人。

  这是一间只有60平大小的一室一厅,里面没有做太多装修,但是干净整洁,物品也摆的整整齐齐,对于单身的吴玥来说,这件房子已经足够她住了。关于婚姻,家里也催了很多次,但是对于吴玥来说,还是希望顺其自然,不希望随随便便就把自己嫁了。

  吹好头发,抹好护肤品,吴玥来到客厅,打开电视准备看看她喜欢的综艺节目。随手拿起手机,发现白天那个陌生人又发来一条微信:“你为什么不穿袜子啊?”

  吴玥厌恶的回复:“你到底是谁啊!”

  “你先回答我,你为什么不穿袜子啊,从夏天到现在都不穿。”

  “不喜欢穿就不穿!”

  “你要是穿上丝袜肯定特别迷人。你都有什么颜色的丝袜?”

  “神经病啊!再不说你是谁我拉黑了。”

  “不过你不穿也好,嘿嘿,你知道吗?我一直在等你穿丝袜,如果你哪天穿了丝袜,我就绑架强奸你!我要舔你穿着丝袜的脚,闻你的高跟鞋,再在你的脚和鞋上射的到处都是!”

  “变态!”吴玥看到这么下流的话,气的出声骂了一句,然后把那个号拉黑了。

  不知道是哪个变态神经病,吴玥心里想。然后她把电视切换到要看的台,很快就沉浸在欢乐的节目里,忘记了刚才的事情。

  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  转眼间,米娜在成道的实习满一个月了。在吴玥的指导下,她进步很快。虽然吴玥是她的mentor,但是说到底只是大她几岁的大姐姐,所以两个人很快就熟络了,亲密程度可以用闺蜜来形容也不过分。

  这天,吴玥正在review一份报表,接到了周朝的电话。

  一进屋,周朝就开门见山:“小吴,明天山水集团谈合作,你准备的怎么样了?”

  “该准备的都差不多了,只是还有几个演示case没有完全确定,我今天再弄一下。”

  “好,这个合作对我们非常重要,你一定要好好表现。”